王礼锡_王礼锡简介

发布日期:2021-02-13 09:29:44

<h2><strong>个人经历</strong></h2><p>王礼锡十岁时的第一首诗:“昨夜君入市,途中草木枯。借问傲霜菊,留得一枝无?”因得到祖父的赞赏,诗兴大发。后遵照祖父教诲,不敢匆忙为诗,而是把名家诗集一家一家地看。从李义山、孟东野到李长吉,五揣摩,细心品味,深受陶冶。在南昌心远大学求学时,得到名师彭泽汪辟疆先生指点,钻研宋诗。他特别仰慕后山和东坡,而不满意宛陵和山谷。他潜心于历代诗家诗作的研究,取法唐宋诗词,却不因循承袭。</p><p>1924年1932年,为王礼锡创作的第一个阶段。这一时期创作的诗歌,后来结集为《市声草》于1933年2月由上海神州国光社出版,内容为《市声集》《风怀集》、 《流亡集》 和《困学集》四辑,真实记录了诗人的生活经历和思想轨迹。</p><p>1928年秋,王礼锡与陆晶清相识于北京《民国日报》社,当时陆是报社副刊编辑,王送稿到报社。从此他们天天见面,讨论诗作,很快他们相恋了。王的第三集诗作《风怀集》便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品。他们谈诗写书,共同编写了《物观文学史丛稿》,在中国开创了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研究中国文学史的先声。1931年,他们在日本东京结婚。</p><p>1932年,王礼锡与陈铭枢、梅龚彬、胡秋原等创办神州国光社,与陆晶清合作主编《读书杂志》,出版了四期“中国社会史论战”专辑,在国内外引起广泛的反响。这是我国现代 思想文化史上继五四时期的思想斗争后,最为突出的一场思想斗争。王礼锡为组织这场论战,呕心沥血,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。</p><p>1933年3月,王礼锡与陆晶清被迫流亡欧洲。五年旅欧期间,积极进行对外文化交流,以Shelley Wang 笔名,发表诗作,闻名于欧洲,被欧洲文坛誉为“东方的雪莱”。王礼锡海外诗作,后来结集为《去国草》,由中国诗歌出版社出版。在海外期间,王礼锡还写了不少随笔,结集为《海外杂笔》和《海外二笔》,由中华书局相继出版。</p><p>1938年12月,王礼锡偕陆晶清回祖国。他开始写诗,用来鼓动人民大众抗战。1939年6月18日,王礼锡任作家战地访问团团长,率领“笔部队”前往晋、冀、豫、察、绥、陕等省敌后,用笔和敌寇战斗。同年8月18日于中条山战地访问期间黄疸病发,26日晨病逝于洛阳天主堂医院。从31日开始,重庆、洛阳、成都、桂林等地相继举行追悼会,中共中央和延安文艺界发了唁电,蒋介石也发了唁电。王被葬于洛阳龙门的西山峰上,和东山峰的白居易墓遥遥相对。</p><h2><strong>家庭情况</strong></h2>王礼锡的父亲王肇均(1882-1906),字镇垣,英年早逝,遗一子,方六岁;一女瑞英才三岁。<h3><strong>妻子陆晶清</strong></h3><p>陆晶清(1907~1993),原名陆秀珍,笔名小鹿、娜君、梅影。云南昆明人。民国11年(1922年)秋,陆晶清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文科班学习,开始了写作生涯,所写诗文发表在《晨报副刊》、《文学旬刊》、《语丝》等刊物上,还参加主编《蔷薇周刊》。 参加过女师大风潮,在三一八惨案中受伤。1931年赴日与王礼锡结婚,数月后回上海协助王主编《读书杂志》。 1933年与王礼锡流亡英国伦敦。在国外期间写了不少散文,多发表在《新中华》等刊物上。 1939年初回国,当选为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理事。后在重庆女中和重庆求精商业专科学校任教,并主编《扫荡报》(后改为《和平日报》)副刊。1945年夏以特派记者身份赴欧洲采访,写了一些反映英国人生活与风俗的散文和短篇小说。 1948年回国后在暨南大学、上海财经学院任教,曾应中国新闻社之约为海外华侨报纸写过一些散文。1965年退休。1993年3月13日,她终于走完了坎坷而富于传奇色彩的人生旅程,享年86岁。&nbsp;</p><h3><strong>母亲彭淑才</strong></h3><p>母亲彭淑才(1885-1953),出生名门,是安福县严田镇人。她的祖父彭美,与王肇均的祖父是同治四年(1865)同年进士。她的父亲彭士荃,安沅香,清末做过湖南东安知县。他的哥哥彭学浚,是王礼锡的叔祖父的学生,清朝举人,民国初年国会议员。三弟彭学沛,做过南京国民政府的交通部次长、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、《中央日报》总编辑,对中国传统文化及欧美文化有很高修养。在繁忙公务之余,勤于著述,著有《国际法概论》、《中外货币政策》、《建国概论》、《欧美日本的政党》等专著,1948年12月,因飞机失事身亡。</p><h3><strong>祖父王仁熙</strong></h3><p>王礼锡的祖父王仁熙(1850-1928),安伯兰,光绪十七年(1891)举人,不但学问深湛,而且对数学也有特殊的研究,著有《算草》三种,开国人学习数理风气之先,还写有小说《我有我》(清末活字版)。光绪三十二年(1906)在本乡倡办复真高等小学,宣统元年(1909)任江西省咨议局议员。辛亥革命后,他倡导以农业救国,在本县办农业、林业,推广良种早稻,是早年改革农业的先驱。</p><h3><strong>叔祖父王仁照</strong></h3><p>叔祖父王仁照,字仲兰,也是博学多才,精通诗词,熟谙文史的教育家。早年曾参加维新派江标的湖南学使幕,宣统二至三年(1910-1911)任吉安府师范学堂监督(校长),晚年在乡里办学校。著有《葵芳斋诗集》等书。他的儿子王泗原,建国前历任《日新日报》、 《前方日报》 总编辑,建国后历任教育部、出版总署编审、《中国语文教学》杂志主编、广西师范大学客座教授、中国民主促进会北京市委员会宣传部长等职。他还主编最早的工农速成中学语文课本,出版《离骚语文疏解》、《离骚例释》、《楚辞校释》、《古语文例释》等专著。其中《古语文例释》就先秦两汉典籍中语文上的疑难问问题,一一作了辨析,提出正确的解释,是研读古籍的一部重要参考书。《楚辞校释》运用语法、训诂、古音、文字、校勘的方法,辨正文字音交的论误,阐释篇章字句的意义,富有创见。如运用故楚旧地的江西吉安、安福、永新、莲花一带的原存方言,解释楚辞的“羌”字,解决了东汉王逸以后历代学者未能正确解释的问题,受到了学术界的赞扬。该书荣获国家教委颁发的优秀图书奖。王泗原重视家乡的历史文献,整理出版了王邦玺的《贞石房奏议》和诗集《释簪草》,还整理出版明代安福刘铎的《来复斋稿》和清初安福抗清女英雄诗人刘淑的诗集《个山集》。1992年,他担任编《安福县志》顾问,为保存祖国的优秀文化遗产和故乡历史文献作出了可贵的贡献。</p><p>王礼锡在幼年与少年时期,受到祖父与叔祖父的教诲最多,弥补了早年丧父的遗憾与不足。</p><p>曾祖父王邦玺(1827-1893),字介卿,一字尔玉。同治四年(1865)进士,选翰林院庶吉士、授检讨。曾任国史馆协修、国子监司业、文渊阁校理、翰林院侍讲、侍读、日讲起居注官,入直上书房。后还乡,主讲吉安府白鹭洲书院与临江府章山书院。</p><h2><strong>有关诗文</strong></h2><p>1938年,王礼锡夫妇决定回国参加抗战。回国瓣,王礼锡在英国电台广播告别诗《再会,英国的朋友们!》:</p><p>我要归去了,</p><p>回到我的祖国——他在新生,</p><p>现在血海中,</p><p>正崛起一座新的长城;</p><p>他不仅是国家的屏障,</p><p>更要屏障正义与和平。</p><p>我去了,</p><p>我去加一滴赤血,</p><p>加一颗火热的心,</p><p>不是长城缺不了我,</p><p>是我与长城相依为命。</p><p>没有我,无碍中华的新生;</p><p>没有中华,世界就塌了一座长城。</p><p>1939年10月8日重庆《新华日报》刊出了诗人陆晶清的悼念诗《给礼锡》:</p><p>你的声音犹在我耳边,</p><p>你的笑貌犹在我眼前,</p><p>到今朝,我们别离了才一百天——</p><p>“死”,已把我们分割开人间、黄泉!</p><p>从今后,人世的艰辛与谁共?</p><p>从今后,温存爱怜只在梦中,</p><p>你逝去了,我的世界余下一个“空”!</p><p>往日的欢欣,已是不再现的梦。</p><p>知否我旅途闻讯的号恸?</p><p>知否我灵前致祭的惨痛?</p><p>日月有时灭,我们的爱不终!</p><p>海可枯石可烂,此恨啊无穷!&nbsp;</p><h2><strong>著作书目</strong></h2><p>李长吉评传(传记)1930,神州</p><p>读书生活文选 1932,神州</p><p>市声草(诗集)1933,神州</p><p>海外杂笔(游记)1933,神州</p><p>海外二笔(游记)1936,中华</p><p>去国草(诗集)1939,中国诗歌社</p><p>战时日记 1939,神州</p><p>中国社会史的论战(论文集)与陆晶清编,1939,神州</p>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站点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