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:萧何

滚动新闻

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,西楚霸王项羽为什么输给了刘邦

4

不知旡果 发布于 2019-11-21

今天跟人聊天谈到了象棋,脑海里浮现了米字格里的楚河汉界,想起汉王刘邦和西楚霸王项羽争夺天下的时候。很多人会有疑问,明明项羽在反秦时的威望远远超过刘邦,为什么最后落得个自刎乌江的下场呢?所以今天咱们就来分析一下为什么项羽输给了刘邦。 ​首先两股势力争夺,综合实力的评估是非常重要的...

阅读(0)评论(0)赞 (0)

滚动新闻

最是无情帝王家:刘邦杀婿

4

国学杂谈 发布于 2019-11-21

常言道:最是无情帝王家。在中国2000多年的皇朝历史中,皇帝老子杀自己亲儿子的事情都屡见不鲜,更别说自己的女婿了。六亲不认是形容皇帝这个职位最恰当的一个说法。在皇帝心中,什么最重要?皇位,权力。身为皇帝的人,貌似高高在上,实则是高处不胜寒,那是提着脑子干的活,君王无情也是被逼的。...

阅读(0)评论(0)赞 (0)

滚动新闻

楚汉争霸:奇女子系列之 ‖ 四妹吕雉的一生

4

贱痞二叔 发布于 2019-11-20

吕雉的一生,其实可以用三个字来做精简的总结:我不服。 这是一个奇女子:在家时,她是独挑大梁的能手,上养老下育小,是贤良淑德的楷模;落难时,她是支撑家人活下去的动力,上顾老下护小,是坚毅不屈的女中豪杰;上位时,她变成了高祖的得力助手,看前亦顾后,其政治权谋的能力丝毫不弱于开国皇帝刘...

阅读(0)评论(0)赞 (0)

滚动新闻

通过汉代未央宫中的武库、太仓和凌室,来看古人独特的生活智慧

8

来人都给朕退下o 发布于 2019-11-20

西汉初立,轻徭薄赋改变了贫弱的国力;汉武继位,北击匈奴开创华夏盛世。西汉对武力和战力的高度推崇,使它成为了历史上疆域最辽阔的朝代之一,而能够决定国家战力的两个重要因素就是武器与粮食。在规模庞大的未央宫里,也都有着自己专门的建筑设施,它们就是武库和太仓。那么武库和太仓这两个看似只是...

阅读(0)评论(0)赞 (0)

滚动新闻

西汉宫廷的权力之争:留侯张良为何一再建议汉高祖刘邦提防萧何?

12

晋公子 发布于 2019-11-19

本期话题公元前196年,淮阴侯韩信阴谋勾结代相陈豨谋反,被萧何与吕后设计诛杀。韩信死后,刘邦特意从代国前线派回一名使者,传旨拜萧何为丞相,并为他设置了500人的卫队以为监视,而这个安排竟然始于留侯张良的建议。为何刘邦要监视平叛功臣萧何?张良又因为什么跟萧何过不去呢?萧何对汉朝政治...

阅读(0)评论(0)赞 (0)

滚动新闻

不仅仅是商鞅,秦国的这4位相国也不得善终,这却是为何?

7

狼群讲历史 发布于 2019-11-18

可以说秦孝公的即位,让秦国迎来了开挂的时节,各路英雄大批人才都纷纷前往秦国,为秦国的一统天下奠定的人才储备。也正是如此,秦国包括相国在内的大量军政官员,有不少人是来自于东方六国。其中最炙手可热的,无疑是相国这个职位,毕竟这相当于丞相,权力仅在秦国国君之下,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...

阅读(0)评论(0)赞 (0)

滚动新闻

天京变乱,大敌当前兄弟阋墙,看太平天国与湘军的团队建设差距?

8

秋草独寻 发布于 2019-11-18

1856年初,此时太平军的北伐军已失利,西线被湘军僵持。天京周边江南、江北大营又围个结结实实。太平天国事业似乎到了一个危险的边缘。太平天国仅有的一支机动力量秦日纲、陈玉成、李秀成也在安徽与当地清军对峙。但在2月,天京突然传出了一道急命,秦日纲等部迅速东进镇江。秦日纲部与向荣部和江...

阅读(0)评论(0)赞 (0)

滚动新闻

萧何帮吕后杀死了韩信,为何却要冒死救出韩信之子?

7

无风却起念 发布于 2019-11-10

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活得自由,活得自在,可以活出自己,也可以照着自己的心意去做事。但是可惜的是,人生在世,迫于外界的压力,有些时候,需要做一些不符合自己内心想法的事情,而这便是不得已,也是一个人做出矛盾事情的原因。在中国古代的时候,便有一个做事前后矛盾之人,此人便是“汉初三杰”之一...

阅读(0)评论(0)赞 (0)

滚动新闻

西楚霸王项羽——被历史抹黑了两千年的真英雄

7

落魄文史君 发布于 2019-11-06

项羽,生于公元前232年,卒于公元前202年,名籍,字羽,泗水下相人,楚国没落贵族。秦末农民起义领袖,杰出军事家,楚国名将项燕之孙。项羽是一位以个人武力出众而闻名的武将。有人评价项羽“羽之神勇,千古无二”。少有大志项羽年少时曾与叔叔项梁隐居在吴中会稽,项梁教他读书,但他学了没多久...

阅读(0)评论(0)赞 (0)

滚动新闻

论韩信:他的人生悲剧,从拜将那一刻就已注定

7

诗书君 发布于 2019-11-01

公元前206年农历五月,身处汉中之地的刘邦很郁闷。此时的他已经五十岁,遥想着沛县老家的同龄人一个接一个地死去,甚至有的人坟头上的草已经很高了。他不怕死,从他决定离开老家的那一刻,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。他是忍不下那口气——本属于他的关中不得不拱手让人。几个月前鸿门宴上的暗流涌动依然...

阅读(0)评论(0)赞 (0)